中国公司在首尔:疫情下中韩产业链的自救与互救-外星飞碟

中国公司在首尔:疫情下中韩产业链的自救与互救 时间:2020年04月01日 20:48:57

中国公司在首尔:疫情下中韩产业链的自救与互救

“站在大街上,每天闻到最多的是消毒水的味道。也许是这种刺鼻的味道,以及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报道,外加手机上时不时响起的警报短信,让许多韩国民众甚至惧怕出门。”张先旺介绍说,他所在的公司为韩国当地的运营商及生产商提供相关的配套支持服务,而随着疫情逐渐发酵,部分客户的生产节奏开始受到了影响。此外,韩国民众不愿出门、消费减少,也对运营商及终端生产商的未来投资预期造成影响。  早前,在韩国三星电子的龟尾工厂,生产5G网络模块等板块的员工出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因此曾被要求停止生产数日,以进行防疫及隔离工作。受此影响,三星决定将高端折叠手机GalaxyZFlip在内的部分旗舰手机转移至越南进行生产。

中国是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同时两国也互为重要的投资来源国。目前,韩国国内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虽进入了平稳期,但每天仍有100例左右的确诊病例,且由于疫情高发地区距离大型产业园区较近,现代汽车、三星电子、LGDisplay等作为韩国经济支柱的大型企业的工厂先后停产,由此也引发外界对于中韩产业链活力的担忧。

张先旺表示,相比于中国,韩国国内的通讯市场销售端向运营商所控制的渠道集中,这反而有利于在疫情期间,将公司可动用的有限营销资源,用到最需要,且受欢迎的地方。这对于互联网基础设施较为发达的韩国市场来讲,也是支撑韩国的内需不因疫情而受到“巨大波动”的根基。

韩国政府方面曾明确表态,将不会阻止包括华为在内的中资企业参与韩国的5G以及通讯基础设施的建设当中;而包括华为、中兴、小米在内的国内通讯企业,也先后在韩国国内布局相关产业,并表态“使用韩国生产的部分零部件”。

原标题:中国公司在首尔: 疫情下中韩产业链的自救与互救

首尔市政府旗下机构首尔产业振兴院(SBA)高级经理尹智英(音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只要是获得首尔市政府认证的产品,不分国别,均可以获得由首尔市政府提供的营销、金融及场地支持。

韩国高丽大学经营学院教授、韩国经营学会会长李斗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中韩两国间的贸易及投资模式来看,两国间的贸易产品及内容以中间材料贸易为主,并有逐步向半导体材料、显示屏等高附加价值产业发展的趋势。

杨晓军表示,目前加入韩国中国商会的企业约有160家,以传统贸易、物流运输及交通出行为主,但随着金融投资、信息技术等分会的成立,行业范围也在逐步扩大。

韩国企业JS工程公司为京东方在内的多个中韩企业提供模块配件。负责人李喆铸(音译)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从他了解到的信息来看,随着中国国内疫情的逐渐缓解,工厂复产,许多中资企业的订单数量在缓慢回升,反而使一些韩企的供应链有所恢复。不过,他现在担忧即便是加大生产,由于第三国市场的需求受到疫情打击,很可能无法完成预期的销售目标。

除了自救,在韩中资企业的互助也在进行。据杨晓军介绍,在商会积极倡议下,共有31家在韩中资企业、机构踊跃参与国内抗疫行动。据不完全统计,已累计向国内捐款逾590万元,累计捐赠物资折合价值1933万元,韵达快递、中国南方航空等物流企业,以及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金融机构为物资运输及通关等提供大力协助。

李承霞(化名)是某国有建筑企业韩国分社的项目负责人。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随着中国建筑产业的技术发展、成本优势及中资“走出去”的脚步加快,中资建筑企业在首尔、釜山、济州岛地区的项目量也有所增加,每人负责的项目也从一个增加至两个甚至更多。

“无法否认的是,在疫情的背景下,对于绝大多数在韩国的中资企业来讲,影响是巨大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首尔代表处首席代表、韩国中国商会秘书长杨晓军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物流交通梗阻拖累经营

不过,疫情对于在韩国刚刚兴起的中国建筑企业来讲,可谓巨大打击,“目前我负责的两个建筑项目中,有一个购物中心已经接近完工,但业主方面却由于疫情期间无法保证人流,需要扣除成本为由,拖延交工时间;另一个项目也因为国内短暂停产及物流时间较长,出现从国内采购的装修材料无法准时到位等问题。建筑行业整体面临一定损失。”他说。

据四三九九网络的韩国子公司(4399Korea)负责人周先生介绍,公司自2016年开拓韩国市场。该公司在疫情期间推出相关促销措施,吸引韩国用户加入,仅在今年1~2月期间,同时上线用户同比增加了85%。

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4月1日公布的数据,3月份韩国进出口贸易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同比)基本持平。根据出口对象来看,韩国对华出口尽管同比减少,但环比已经回升。

作为全球首批实现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之一,在迎接商用化一周年之际,据韩国信息通信技术部的统计数据,自2020年1月以来,韩国三大运营商在5G基站的布局速度及5G用户的增加速度放缓,增幅均达到个位数。

目前,李承霞所在的公司参与由韩国政府提起的“善良房东”倡议,部分减免或延缓了一些韩资企业的相关款项支付。张先旺的公司已经要求,除技术维护岗位以外的绝大多数岗位在家中办公,并决定暂缓原定于今年4月的“员工更替计划”;针对在韩国本土C端(消费者端)用户的产品,通过其官网、经销商或运营商网站、新闻媒体及社交网络平台进行直播,以促进销售。由于该公司的部分产品曾被韩国官方指定为“优秀创新产品”,还被韩方邀请至韩国政府持股的电视购物平台,进行免费的直播。

顺丰速运韩国分公司负责人李明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物流公司来讲,一边是航司航线大幅度缩减,客运航班已降至一周一班,航班数量的减少必然将影响物流的时效性及准确性。

前景不容乐观。为此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人士强调,为了避免出现出口急剧萎缩的情况,韩国政府将密切监控,不遗余力给予融资支持。  相比之下,对于传统行业的中资企业来讲,受到物流交通的制约,经营情况则更为艰难。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发酵,中国企业在海外的生存状态受到更多关注。

杨晓军也表示,从机构方面的统计数据来看,航班数量的减少、韩国海关加强检验检疫力度、往来中韩的船只急剧减少,其中部分海运航线更是全线停航,对于中资企业确实有着一定的影响,无论是依赖于韩国内需的消费企业,还是需要依靠物流来生产的制造型企业,都难以避免。

张先旺(化名)在一家中资通讯企业的韩国分公司工作,负责技术维护,目前来韩已经有近三年,其工作地点位于首尔江南德黑兰路的CBD地区。在他看来,目前的首尔CBD,应该是他见过的“最冷清”的大街了。

盈科韩国律师事务所是在韩国设立机构的首个中国律所。律所管理合伙人祝翠瑛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韩国方面的防疫措施总体上公开且透明,这种防疫措施对于恢复韩国民众的消费信心及投资者的信心有一定的帮助,同时韩国政府也在积极推出相关措施,为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的企业提供金融支援、低息贷款、政策延迟等措施。中资企业只要在韩国合法注册并登记,绝大多数政策中资企业也一样能够享受。  “为了保障企业家及核心工程人员的出行及产能合作,韩国方面的措施是由韩国政府指定医院进行检测,在与对方国家就检测方式及标准确定以后,允许未患病的人员在个人承诺、企业及输出国担保、输入国疾控体系的共同管理下,在公司内安排的封闭式宿舍进行居家隔离,以尽全力保证生产。这种模式也值得更多国家借鉴。”李斗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和韩国之间的产业链及人员、物品流通需求较大,关系较为密切,但随着疫情发展导致产业链有被切断的风险,中韩两国可以首先尽力保证货机、货船等物资的顺利通关。

部分行业未见“巨大波动”疫情仍在韩国国内发酵的同时,中资企业的自救与互救也在不断进行。

韩国汽车工业协会(KAMA)运营委员长金泰年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曾经中国部分工厂零配件停产,一度导致韩国整车厂的集体停产潮。目前相比于欧美国家,中韩两国的疫情均在可控范围内。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如何在中日韩经济合作的框架内巩固中韩产业链互助体系,甚至吸引企业将欧美产能转移至中韩产业链内,并形成更加稳健的经贸往来——这是疫情背景之下,两国企业和相关机构应当考虑的议题。

此外,由于LG、SK等韩国大型企业纷纷推出“在家办公”制度、韩国高校延迟线下开学时间等因素,更多韩国民众在家中生活、娱乐,也给互联网企业带来发展机会。

与此同时,受到疫情持续的影响,韩国政府与运营商均取消了原定于4月1日举办的5G商用服务一周年相关庆祝活动。

中国公司在首尔:疫情下中韩产业链的自救与互救

杨晓军表示,虽然在疫情之下,中韩经贸往来减少是必然的。但是相信疫情过后,中韩经贸往来一定会恢复往日的活力。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评测

回到顶部
最漂亮的av女星|西晋第一个皇帝|西晋第一个皇帝|世界地震|世界上最深的洼地|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世界地震